京剧武家坡全剧(于魁智李胜素)

京剧武家坡全剧(于魁智李胜素)

作者:admin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16 04:30    浏览量:

  您当前的位置:

  剧目:武家坡

  演唱者:于魁智、李胜素

  唱段名称:京剧《武家坡》全剧(于魁智、李胜素)

  薛平贵:老生

  京剧《武家坡》情节:

  俗传薛平贵既投身戎行,辗转西征,屡立奇功,番民慑服。西凉国王既封以王爵,复赐尚某公主为妻,以固其心。继念干戈已靖,身膺殊荣。薛平贵虽至人臣极地,然遥忆结发荆布,或仍守破窑,曾为得一享嫡亲之乐。回望家山,不觉归心似箭。遂辞别公主,背井离乡。但在外十余年,更经风霜,已是须发苍苍,非复昔时张绪矣。既抵武家坡,与王宝钏会晤,复伪称薛平贵之友,居心调戏,以试王宝钏节操。王宝钏词气严明,见彼语涉亵狎,登时怒形于色,戟指大骂,愤愤而回。此段情节,与《桑园会》仿佛不异。谁知王宝钏方欲掩门,薛平贵已随入窑中,乃详告真名,备述别后十八年之情况。王宝钏又细审言语形态,知确系薛平贵,心乃大慰,始纳之。

  薛平贵(内西皮导板)一马离了西凉界,

  (薛平贵上。)

  薛平贵(西皮原板)不由人一阵阵泪洒胸怀。

  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,

  薛平贵好一似孤雁归来。

  那王允在野中身为太宰,

  哪把我贫贫民放在心怀。

  恨魏虎是内亲将我来害,

  苦苦的要害我所为何来?

  柳林下栓战马

  (西皮摇板)武家坡外,

  见了这众大嫂借问畅怀。

  (白)大嫂请了!

  大嫂(内白)请了。军爷失迷路途?

  薛平贵(白)我乃是找名问姓的。

  大嫂(内白)哪一家呢?

  薛平贵(白)王丞相之女,薛平贵之妻,王宝钏。

  大嫂(内白)反转展转寒窑去了。

  薛平贵(白)烦劳大嫂传达一声:就说他丈夫带来万金家信,叫她前来接取。

  大嫂(内白)军爷稍待。

  王宝钏(内白)做什么?

  大嫂(内白)你家丈夫带来万金家信,坡前接取。

  王宝钏(内白)有劳了!

  (内西皮导板)邻人大嫂一声唤,

  (王宝钏上。)

  王宝钏(西皮慢板)武家坡来了王氏宝钏。

  站立在坡前用目看,

  那军爷貌恰似我的夫郎。

  假意儿在此剜苦菜,

  他那里问一声我回覆一言。

  薛平贵(西皮原板)这大嫂传话太迟慢,

  (西皮流水板)站得我不耐烦。

  站立坡前用目看,

  见一位大嫂把菜剜。

  前影儿看也看不见,

  后影儿好象妻宝钏。

  本当向前将妻唤,

  (西皮散板)理不端。

  (白)大嫂请了!

  王宝钏(白)还礼。军爷敢是失迷路途的?

  薛平贵(白)亦非失迷路途,乃找名问姓的。

  王宝钏(白)出名便知,无名不晓。

  薛平贵(白)王丞相之女,薛平贵之妻,王宝钏。

  王宝钏(白)王宝钏?

  薛平贵(白)恰是。

  王宝钏(白)军爷与她有亲?

  薛平贵(白)无亲。

  王宝钏(白)有故?

  薛平贵(白)非故。

  王宝钏(白)你问她做甚?

  薛平贵(白)我与她丈夫同军吃粮,托我带来家信,故而动问。

  王宝钏(白)军爷请稍站。

  薛平贵(白)请。

  王宝钏(白)哎呀,且住!想我夫妻,别离一十八载,今日才到手札回来。本当向前接取,怎奈衣冠楚楚。若不向前,手札又不克不及到手!这?这便怎样处?我自有事理!啊,军爷!

  薛平贵(白)呃。

  王宝钏(白)要见王宝钏,与你打个哑谜,你可晓得?

  薛平贵(白)略知一二。

  王宝钏(白)远?

  薛平贵(白)远在天边,不克不及相见。

  王宝钏(白)近?

  薛平贵(白)哦!莫非就是薛大嫂?

  王宝钏(白)不敢,平贵之寒妻。

  薛平贵(白)哎呀呀!来,来,来!重见一礼。

  王宝钏(白)刚刚见过礼了。

  薛平贵(白)有道是:礼多人不怪呀!

  王宝钏(白)好个“礼多人不怪”。军爷拿手札来。

  薛平贵(白)请稍待。

  哎呀且住!想我离家一十八载,也不知她的贞洁若何?我不免调戏她一番,她若守节,上前相认。她若失节,将她杀死,去见代战公主!

  (西皮流水板)洞宾曾把牡丹戏,

  庄子先生三戏妻。

  秋胡曾戏过罗氏女,

  平贵要戏本人的妻。

  弓叉袋内把书取,

  王宝钏(白)手札呢?

  薛平贵(西皮流水板)我把大嫂的手札失。

  王宝钏(白)手札放在哪里?

  薛平贵(白)弓叉袋内。

  王宝钏(白)敢莫是没关系的地点?

  薛平贵(白)要紧的地点。

  王宝钏(白)为何失落了?

  薛平贵(白)想是半途打雁失落。

  王宝钏(白)打雁做甚?

  薛平贵(白)打雁果腹呀。

  王宝钏(白)想是那雁儿,吃了你的心肝不成么?

  薛平贵(白)大嫂,一封手札,能值几何?何得启齿骂人呀?

  王宝钏(白)有道是:为人谋而不忠乎,与伴侣交而不信乎。失落人家手札,岂不令人痛乎呀?

  薛平贵(白)哎呀呀!真不愧大师之女,启齿就是文呐!大嫂不必痛哭,手札上面的言语,我还记得几句。

  王宝钏(白)哦,是了!想是我丈夫带来安家银子,被你尽心破费。手札拿不出来,可是么?

  薛平贵(白)不是的!我那薛大哥,在那里修书,我在一旁打点行李,偷看几句,故而记得!

  王宝钏(白)如斯说来,你是有心失落的了!

  薛平贵(白)呵,我如有心,也不失落你的手札呐!

  王宝钏(白)站远些!

  薛平贵(白)呵呵呵!

  (西皮导板)八月十蒲月正明,

  王宝钏(白)住了,虎帐之中,连个灯亮都无有么?

  薛平贵(白)全凭皓月当空。

  (西皮原板)薛大哥在月下修书文。

  王宝钏(西皮原板)我问他好来?

  薛平贵(西皮原板)他倒好,

  王宝钏(西皮原板)再问他平和平静?

  薛平贵(西皮原板)倒也平和平静。

  王宝钏(西皮原板)三餐茶饭?

  薛平贵(西皮原板)有小军造。

  王宝钏(西皮原板)衣衫破了,

  薛平贵(西皮原板)自有人缝。

  薛大哥这几年运欠亨,

  他在那征西路上受了苦刑。

  王宝钏(白)受了苦情?敢莫是挨了打了?

  薛平贵(白)不错,恰是挨了打了!

  王宝钏(白)打了几多?

  薛平贵(白)四十军棍。

  王宝钏(白)喂呀,我那薄命的夫啊!

  薛平贵(白)大嫂不必痛哭,这苦么,还在后头呢!

  王宝钏(白)放老成些!

  薛平贵(白)呵呵呵!

  (西皮原板)在营中失落了一骑马,

  王宝钏(白)是官马,仍是私马?

  薛平贵(白)天然是官马。

  王宝钏(白)既是官马,岂不要赔?

  薛平贵(白)哪怕他不赔!

  王宝钏(白)他哪有很多银钱赔马呢?

  薛平贵(白)天然有啊!

  (西皮原板)因赔马借了我十两银。

  王宝钏(白)虎帐之中吃几份赋税?

  薛平贵(白)一份。

  王宝钏(白)我那丈夫呢?

  薛平贵(白)也是一份。

  王宝钏(白)你二人俱是一样,你哪有银钱借与他用?

  薛平贵(白)我那薛大哥,乃是风流的须眉,银钱尽心破费。为军的乃是贫寒身世,故而积累得下,借与他用。

  王宝钏(白)不合错误了!

  薛平贵(白)怎样?

  王宝钏(白)我那薛郎,他也是个贫寒身世,从来不晓得破费银钱的!

  薛平贵(白)哎呀,薛大哥啊,我今日才知你也是贫寒身世呐!

  王宝钏(白)倒被他取笑了!

  薛平贵(西皮原板)本利算来二十两,

  不曾还我半毫分。

  王宝钏(白)你就该问他要!

  薛平贵(白)他无有也是枉然。

  王宝钏(白)吵架也该问他要!

  薛平贵(白)岂不伤了伴侣的和气?

  王宝钏(白)你腰中带的何物?

  薛平贵(白)防身宝剑。

  王宝钏(白)着啊!杀了他也该问他要!

  薛平贵(白)杀人岂不要偿命呐!

  王宝钏(白)莫非说,你这银子就不要了么?

  薛平贵(白)呃,有道是善财难舍呀!

  王宝钏(白)放老成些!

  薛平贵(西皮原板)二次里过营去讨要,

  他言道:长安城有一个王氏宝钏。

  王宝钏(白)住了!王宝钏该你的?

  薛平贵(白)不应。

  王宝钏(白)欠你的?

  薛平贵(白)也不欠。

  王宝钏(白)提她做甚?

  薛平贵(白)我且问你,这父债?

  王宝钏(白)子还。

  薛宝钏(白)夫债呢?

  王宝钏(白)妻……

  薛平贵(白)怎样样?

  王宝钏(白)妻不管!

  薛平贵(白)哎呀!她到推了个清洁!依我看来,这汗得要出在这病人的身上呀!

  (西皮原板)薛大哥无钱将妻卖,

  将大嫂卖与当军的人。

  王宝钏(白)当甲士是哪个?

  薛平贵(白)喏喏喏!就是我。

  王宝钏(白)有何为证?

  薛平贵(白)有字据为证!

  王宝钏(白)拿来我看。

  薛平贵(白)呃!字据被你拿去,三把两把扯碎,为军的岂不落一小我财两空!

  王宝钏(白)依你之见呢?

  薛平贵(白)依我之见,去往前村,请出三老四少,同拆同观。

  王宝钏(白)此事当真?

  薛平贵(白)当真!

  王宝钏(白)公然?

  薛平贵(白)哪个哄你不成!

  王宝钏(哭头)啊!狠心的强盗啊!

  (西皮二六板)指着西凉大声骂,

  无义的强盗骂几声。

  妻为你不把那相府进,

  妻为你丧了父女情。

  既是儿夫将奴卖,

  谁是那三媒六证的人?

  薛平贵(西皮流水板)苏龙、魏虎为媒证,

  王丞相是我的主婚人。

  王宝钏(西皮流水板)提起了别人我不晓,

  那苏龙、魏虎是内亲。

  你我同志相府进,

  三人对面你就说分明。

  薛平贵(西皮流水板)他三人与我有仇恨,

  咬定牙关就不认承。

  王宝钏(西皮流水板)我父在野为官宦,

  贵寓金银堆如山。

  本利算来有几多?

  命人送到那西凉川。

  薛平贵(西皮流水板)西凉川一百单八站,

  为军要人我不要钱。

  王宝钏(西皮流水板)我进相府对父言,

  命几个家人将你拴。

  将你送到那官衙内,

  打板子,上枷棍,丢南牢,坐扣留,

  管叫你思前容易你就退后的难。

  薛平贵(西皮流水板)大嫂措辞理不端,

  卑人哪怕到当官。

  衙里衙外我打点,

  管叫大嫂你断与了咱。

  王宝钏(西皮流水板)军爷休要发大言,

  欺奴犹如欺了天。

  西凉鞑子造了反,

  妻儿长幼与奴一般。

  薛平贵(西皮流水板)腰中取出银一锭,

  用手放在地平川。

  这锭银,三两三,

  拿归去,把家安。

  买绫罗,和绸缎,

  做一对少年的夫妻我们过几年。

  王宝钏(西皮流水板)这锭银子我不要,

  与你娘做一个安家的钱。

  买白布,缝白衫,买白纸,糊白幡,

  做一个孝子的名儿在那全国传。

  薛平贵(西皮流水板)是节女不应门前站,

  因何来在大道边?

  (西皮摇板)这不良意,

  一马双双往西凉川。

  (白)上马呀!

  王宝钏(白)呀!

  (西皮快板)一见狂徒变了脸,

  有一妙策上心尖。

  (西皮摇板)一把黄土抓在手,

  (白)军爷,你看那旁有人来了。

  薛平贵(白)在哪里?

  王宝钏(白)在那里呢!咄!

  (王宝钏泼土。)

  王宝钏(西皮摇板)仓猝奔到那寒窑前。

  (王宝钏下。)

  薛平贵(笑)哈哈哈!

  (西皮摇板)好个贞洁王宝钏,

  公然为我受熬煎。

  不骑马来步下赶,

  夫妻相逢武家坡前。

  (薛平贵下。)

  (王宝钏上。)

  王宝钏(西皮散板)前面走的王宝钏,

  (薛平贵上。)

  薛平贵(西皮散板)后面跟从薛平男。

  王宝钏(西皮散板)进得窑来把门掩,

  (王宝钏关门。)

  薛平贵(西皮散板)将为丈夫关至在这窑外边。

  王宝钏(白)咄!

  (西皮快板)先前说是当军男,

  现在又说夫回还。

  说的明来重相见,

  (西皮散板)也枉然!

  薛平贵(西皮导板)二月二日龙发显,

  (西皮原板)王三姐服装彩楼前。

  那贵族子弟千万万,

  彩球单打平贵男。

  (西皮流水板)相府转,

  你的父一见怒冲冠。

  西海岸,妖魔现,

  红鬃烈马把人餐。

  为丈夫降了红鬃战,

  你的父上殿把本参。

  西凉国,造了反,

  为丈夫倒做了先行的官。

  校场一上把兵点,

  平贵寒窑别宝钏。

  王三姐舍不得薛平贵,

  薛平贵怎舍得王宝钏。

  马缰绳,剑砍短,

  妻回寒窑夫奔西凉川。

  三姐不信掐指算,

  (西皮散板)十八年。

  王宝钏(西皮摇板)既是儿夫回家转,

  血书拿来细心观。

  薛平贵(西皮摇板)水流千遭归大海,

  原物交还旧仆人。

  王宝钏(西皮流水板)一见血书心好惨,

  公然是儿夫转回还。

  (西皮摇板)重相见,

  (王宝钏开门,看薛平贵。)

  王宝钏(白)唗!

  (王宝钏关门。)

  (西皮摇板)我儿夫哪有五绺髯?

  薛平贵(西皮摇板)三姐不信菱花照,

  不如昔时彩楼前。

  王宝钏(西皮摇板)寒窑内哪有菱花镜!

  薛平贵(白)水盆里面。

  王宝钏(西皮摇板)水盆里面照容颜。

  (白)老了!

  (哭头)啊!容颜变!

  (西皮摇板)十八载老了我王宝钏。

  (白)既是儿夫回来,你要往撤退退却一步。

  薛平贵(白)哦,退一步。

  王宝钏(白)再往退后一步。

  薛平贵(白)再退一步。

  王宝钏(白)再要退后一步!

  薛平贵(白)哎呀,往后就无有路了啊!

  王宝钏(白)后面有路,你……也不回来了啊!

  (王宝钏开门。)

  王宝钏(西皮流水板)出得窑来大声骂,

  无义的强盗骂几声:

  寒窑一带交与你,

  不如碰死在窑门。

  薛平贵(白)妻呀!

  (西皮摇板)三姐不必寻短见,

  为丈夫跪至在窑外边。

  (薛平贵跪,王宝钏扶持。)

  王宝钏(西皮摇板)走向前来用手搀,

  十八载做的是什么官?

  薛平贵(白)进得窑来,不问我“饥寒”二字,就问我仕进,莫非吃官穿官不成?

  王宝钏(白)你进得窑来,也不问老婆“饥寒”二字。

  薛平贵(白)也曾与你留下安家度用。

  王宝钏(白)什么度用?

  薛平贵(白)十担干柴,八斗老米。

  王宝钏(白)慢说是吃,就是数啊,也把它数完了。

  薛平贵(白)就该去借。

  王宝钏(白)哪里去借?

  薛平贵(白)相府去借。

  王宝钏(白)自从你走后,我不曾进得相府。

  薛平贵(白)哦?你不曾进得相府?

  王宝钏(白)是的。

  薛平贵(白)好有志气!告辞。

  王宝钏(白)哪里去?

  薛平贵(白)去至相府算粮。

  王宝钏(白)我爹爹他病了。

  薛平贵(白)他得的什么病?

  王宝钏(白)他是见不得你的病。

  薛平贵(白)哦?他见不得我?有日我身登大宝,他与我牵马坠蹬,呵呵!我还嫌他老呢!

  王宝钏(白)啊,薛郎,你要醒来措辞。

  薛平贵(白)不曾睡着。

  王宝钏(白)句句梦呓。

  薛平贵(白)自古龙行有宝。

  王宝钏(白)有宝献宝。

  薛平贵(白)无宝呢?

  王宝钏(白)看你的现世宝!

  薛平贵(白)三姐看宝。

  (西皮流水板)腰中取出番邦宝,

  三姐拿去细心瞧。

  王宝钏(白)呀!

  (西皮流水板)用手接过番邦宝,

  公然是金光照满窑。

  走向前,忙跪倒,

  (西皮摇板)讨封号!

  (王宝钏跪。)

  薛平贵(白)下跪何人?

  王宝钏(白)王宝钏。

  薛平贵(白)跪在我的面前做甚?

  王宝钏(白)前来讨封。

  薛平贵(白)哎呀,我封不得你。

  王宝钏(白)为何?

  薛平贵(白)你刚刚在武家坡前骂的我好苦,我不封!

  王宝钏(白)刚刚在武家坡前,我啊,不晓得是你呀。

  薛平贵(白)哦?你不晓得是我?你若知呢?

  王宝钏(白)若知?嗯!我还多骂上你几句!

  薛平贵(白)哎呀呀呀,如斯说来,我更加的不封。

  王宝钏(白)当真不封?

  薛平贵(白)当真不封。

  王宝钏(白)公然不封?

  薛平贵(白)公然不封。

  王宝钏(白)不封就骂!

  薛平贵(白)哎呀,慢来慢来,哪有不封之理?三姐听封。

  (西皮流水板)三姐不必把脸变,

  有个来由在其间。

  西凉有个代……

  王宝钏(白)带什么来了?

  薛平贵(白)唉!

  (西皮流水板)西凉国有个女代战,

  (西皮摇板)甚是贤。

  王宝钏(西皮流水板)西凉国女代战,

  她的恩典比我贤。

  有一日登龙位,

  她为正来就我为偏。

  薛平贵(西皮流水板)讲什么正来论什么偏,

  你我结发比她先。

  有朝一日登龙殿,

  封你向阳掌正权。

  王宝钏(西皮摇板)叩头忙谢龙膏泽,

  十八载守成龙一盘。

  薛平贵(西皮摇板)平贵离家十八年,

  王宝钏(西皮摇板)刻苦受难王宝钏。

  薛平贵(西皮摇板)今日夫妻重相见,

  王宝钏(西皮摇板)只怕相逢在梦间。

  薛平贵(白)夫妻相会,不是做梦。

  王宝钏(白)不是做梦?

  薛平贵(白)不是做梦。

  王宝钏(白)薛郎!

  薛平贵(白)三姐!

  王宝钏(白)随我来呀!

  薛平贵(白)来了!

  (薛平贵、王宝钏同下。)

  用微信就能够听戏看戏了,微信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心并利用

  听戏、看戏、问戏、讲戏、学戏

  扫描二维码,分享到微信伴侣圈!

  已有3位网友颁发了评论,

  [!--temp.pl--]

  于魁智、李胜素相看护片写真

  于魁智、李胜素领衔主演《走西口》典范剧照-8

  于魁智、李胜素领衔主演《走西口》典范剧照-7

  于魁智、李胜素领衔主演《走西口》典范剧照-6

  于魁智、李胜素相关旧事报道

  于魁智、李胜从来石联袂上演《红鬃烈马》

  [2012-04-26]

  宁波市带领会见出名京剧演员于魁智、李胜素

  [2011-08-26]

  于魁智、李胜素、江其虎携三场京剧来宁波表演

  [2011-07-27]

  武家坡相关视听

  八月十蒲月光明

  耿其昌、李维康

  啊 狠心的强盗啊

  京剧《武家坡》全剧(于魁智、李胜素)

  于魁智、李胜素

  中国戏曲学院优良青年教师衣麟《武家坡》

  杨磊、赵大维表演《武家坡》

  京城名票龙本建治《武家坡》

  《武家坡》主演:尚慧敏、尚继春

  出色唱段保举

  儿知父倾慕于子建

  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

  角楼上打三更月明风止

  海岛冰轮初转腾

  智斗(样板戏)

  怀抱着幼主爷江山执掌

  海岛冰轮初转腾

  春秋亭外风雨暴

  白云飘碧水流青山苍翠

  大雪飘扑人面

  怀抱着幼主爷...

  劝千岁杀字休出口

  出色伴奏保举

  海岛冰轮初转腾

  耳边厢又听得初更鼓响

  朝霞映在阳澄湖上

  大雪飘扑人面

  一顷刻把前情俱已昧尽

  辉煌照儿永向前

  自那日与六郎阵前相见

  金乌坠玉兔升黄昏时候

  春秋亭外风雨暴

  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

  玉堂春含悲泪忙往前进

  京剧艺术培训,旧事发布,唱段发布,找唱段等请发邮件联系

http://nativeread.com/wujiapo/187.html

相关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:

在线客服 :     服务热线:     电子邮箱:

...

备案号:    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